1. <s id="6tcx2"><optgroup id="6tcx2"><acronym id="6tcx2"></acronym></optgroup></s>

      1. <wbr id="6tcx2"></wbr>
        <rt id="6tcx2"><menuitem id="6tcx2"><option id="6tcx2"></option></menuitem></rt>
        <rt id="6tcx2"></rt>
        1. <rt id="6tcx2"></rt>

        <b id="6tcx2"></b>
        <rp id="6tcx2"></rp>

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文化 > 正文

          環球最資訊丨慢綜藝因何變了味兒?

          時間:2022-08-12 05:25:37    來源:大眾日報    

          原標題:昔日因“慢”讓無數困于城市樊籠的觀眾獲得了一份遙遠的撫慰,如今因“慢”陷入了平淡敘事的困境——(引題)?

          慢綜藝因何變了味兒(主題)

          大眾日報記者 李夢馨


          【資料圖】

          在扎根國內綜藝市場的第五個年頭,慢綜藝集體進入了疲軟期。開啟慢綜藝潮流的《向往的生活》最新一季沒能逆轉口碑下滑的勢頭,名場面不見,卻因為嘉賓粉絲之間雞毛蒜皮的爭議登上熱搜,不由讓節目組慨嘆這是“節目的悲哀”,也是“觀眾的悲哀”?!段迨锾一▔]》在摸索到了新的出圈命題——尷尬之后,為節目引來了爆點,卻忽略了一個事實——尷尬能吸引看客,也能趕客。觀眾期待已久的重啟IP《花兒與少年露營季》則以平淡無奇收場。


          慢綜藝,昔日因“慢”讓無數困于城市樊籠的觀眾獲得了一份遙遠的撫慰,如今也因“慢”陷入了平淡敘事的困境,然而,在試圖把節奏調快的種種嘗試下,慢綜藝卻丟失了它的初衷。這看起來是一種內在的不可調和的矛盾,但把原因都歸咎于慢綜藝的內在機制,顯然是不合適的。

          變味的引子

          當前,對國內慢綜藝溯源的共識,基本是2017年《向往的生活》開播。這檔綜藝把地點設置在遠離城市喧囂的農村,常駐嘉賓扮演著傳統家庭中的角色,每天靠干農活換取食物,忙碌一天后做頓飯,招待遠道而來的朋友。

          當場景回到傳統農村社會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,綜藝節奏也隨之慢了下來。這里的慢,是相對于游戲競技類、才藝比拼類的綜藝而言,沒有密集的議程設置,沒有嬉笑逗鬧的綜藝任務,沒有先設的劇本和干擾,總體來講,慢綜藝是反節奏、反高潮的,如一股清流,刷新了觀眾的觀看體驗。但需要界定的是,嚴格來講,慢綜藝并不是一種新的綜藝節目類型,它更像是一種新的制作理念,新的綜藝表達方式。在《極限挑戰》《奔跑吧兄弟》連續幾季熱度不減、快綜藝霸屏的市場中,慢綜藝像一匹黑馬殺出重圍。隨后,以經營、旅行和生活等為主題的慢綜藝扎堆出現,熱度一直延續至今。

          這些看起來并不打眼的慢綜藝,緣何贏得市場的討論,在慢綜藝剛剛起步的時候已有很多,不外乎“快節奏生活下對慢節奏的渴求”“治愈心靈”等受眾層面的解讀。但從市場運行的邏輯來看,因果恐怕并不完全契合。有業內人士就說,慢綜藝的扎堆,其實是基于市場的反應,并不是在真正關心當下普通人生活的基礎上,衍生出符合當下社會發展特征的節目。不過需要承認的是,這些一股勁兒冒出來的慢綜藝,的確歪打正著切中了觀眾的某些需求。

          盡管爭議不少,但從市場的追捧看,慢綜藝的風頭仍不減。即便口碑一季不如一季,即便在綜藝市場遇冷、若干綜藝招商難的大背景下,《向往的生活》仍然手握多家廣告商的贊助,第六季還創下了芒果臺年度招商紀錄。這也是吊詭之處,打著治愈名號的慢綜藝,其實是市場競逐的結果,也埋下了慢綜藝變味的引子。

          指針被撥快了

          慢綜藝賽道可謂日漸擁擠,市場火熱,但與之相伴的,卻是重復、乏味、套路、無聊等評價。在同質化嚴重、平淡敘事后勁不足的情況下,慢綜藝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創新困局。而對觀眾來說,還有一種直觀的感受,那就是慢綜藝已經慢不下來了。

          不管是回歸田園、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,還是經營餐廳或民宿,出世也好,入世也罷,慢綜藝聚焦的場景,總歸與庸俗繁瑣的日常是相去甚遠的,是一種近乎日常又遠離日常的“生活在別處”。而這種場景背后的支撐則來源于親密關系的想象。不過,在當前的慢綜藝中,兩者都遭遇了挑戰。

          首先是田園調性不復存在?!断蛲纳睢纷畛踔阅苤斡^眾,很重要的一點就是,節目定位在靠勞動收獲果實,換來一日三餐,回到以衣食住行維系的最基本的生活邏輯。這樣一種簡單且純粹的生活,在當下已經難以尋覓,是實實在在的“向往的生活”。而且在節目組精心搭建的避風港下,回歸田園有了最牢靠的保障,他們不必像真正的農民一樣擔心災害和歉收,只要勞動,就有所得,將現實中的諸多隱憂拋開,開辟了一處真正的世外桃源。

          但眼下,這層即便是經過了包裝的生活底色也已經淡褪?;蛟S是出于節目可看性的考量,播種、耕耘的環節被省略,勞動的過程變得簡單,甚至忽略不計,所謂的出海捕魚,不過像旅游體驗項目一樣,成了一場大型的真人秀表演。為了回避流程的單調,節目還加入拍賣等環節,議程設置變得空前多,幾乎將棚內綜藝的套路搬到了戶外,但卻造成了一種不快不慢的夾生感。

          另一方面,由于慢綜藝缺乏嚴格的流程設計,自主性較強,嘉賓之間的互動就顯得尤為重要,因此,慢綜藝的搭檔多是有著十足默契的老友組合,主打的是熟人關系,譬如《你好生活》中的撒貝寧和尼格買提,《向往的生活》中的黃磊和何炅。此外,《向往的生活》采取邀請朋友做客的模式,幾乎每期都要更換嘉賓,即便其中大多還是熟悉的朋友,但嘉賓的頻繁變動,最終將親密關系變成了一種懸浮的想象,聊天內容也兜轉于回憶往事。再者,隨著節目期數的增加,熟人關系也有限度,于是出現了不少帶著宣傳目的來的藝人,有網友評論,《向往的生活》成了“戶外版《快樂大本營》”,所謂世外桃源的農村生活也就成了一個幌子。

          或許是出于這方面的擔憂,也有節目制作方拋開熟人之間的溫情關系,轉向陌生人社交觀察,譬如《五十公里桃花塢》,在由陌生轉向熟悉的過程中,避免不了的摩擦和矛盾就成了鏡頭對準的焦點。正在播出的第二季,登上熱搜的“尷尬九分鐘”,折射出兩代人的代溝,與職場關系的對照,也成為網友熱議的話題。但話又說回來,觀眾的目光不會總停留在爭吵上,奔著治愈放松來的觀眾在令人窒息的氛圍中自會折返。當嘉賓關系趨向平和時,節目的熱度就驟然回落。

          此外,還有一個共性的問題,即對于慢綜藝這種形態,觀眾似乎形成了一種默契的假定,將其視為精神烏托邦一般的存在。于是,當大量的廣告植入涌來,難免會產生不適感?!皬V告中插節目”,商業的層層侵蝕,無疑戳破了慢綜藝營造的美好假象。隨著輿論環境的變化,在頗多爭議的娛樂生態面前,高收入的明星群體所精心營造的生活本身也變得不可信。

          慢綜藝做的也不該是快生意

          慢綜藝究竟該拐向何處,似乎陷入了兩難的境地。認為慢綜藝敘事已到盡頭、創新捉襟見肘的聲音越來越多,但這些歸咎于慢綜藝內在屬性的,都忽略了一個前提:慢綜藝做的從來不是快生意,擔心平淡無聊,非要炒話題,才是忽略了慢綜藝的土壤。而當前有關慢綜藝的創新,又幾乎是清一色地做加法,填充細節,“生怕觀眾不看”,滑向了對立面。

          從這個角度看,國內的慢綜藝,或許是個偽命題。對比綜藝產業更為成熟的韓國,就能找到更成熟的經驗和設想?!缎挛饔斡洝贰度龝r三餐》《孝利家民宿》《姜食堂》等慢綜藝新的概念層出不窮,口碑依然穩固。其實當前國內有名字的慢綜藝,都多多少少能從韓國綜藝中找到其參照的對象,但移植經驗的過程中,偏偏忽略了慢綜藝的真正內核。

          慢不是一種表象,而是去偽存真,不一定非得“生活在別處”,風景愈美愈好,而是要生活的實感和真實人際關系的呈現,對于節目制作和參演嘉賓來說是更高的要求。而這對當前的國內綜藝產業來說,還是可遇不可求的。以當前熱播的《快樂再出發》為例,豆瓣評分從9.5分至9.6分,被不少觀眾形容為“國產綜藝天花板”,一部低成本的B級綜藝,六個“過氣”的“快男”,其過人之處在哪里?十五年好友的真情流露、普通人的生活底色,是被提及最多的答案。這在慢綜藝市場上是驚喜,但難以復制。其暴露更深的,還是國內綜藝產業的短板:追逐流量,炮制跟風多,卻鮮少觸及內核。

          因此,比起大刀闊斧甚至可能導向南轅北轍的創新來說,還原生活本真的煙火氣或許更為重要。人永遠在生活,觀眾也需要真正的慢綜藝。因此,問題不是市場還需不需要慢綜藝,是否要探索新的故事講法,而是怎么講好原來的故事。

          標簽: 節目制作 親密關系

          上一篇:
          下一篇:

          相關新聞

          凡本網注明“XXX(非現代青年網)提供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      特別關注

          熱文推薦

          焦點資訊